至极!中国特种兵在国际猎人学校真实经历

游戏资讯 2019-10-20178未知admin

  当过兵的人一定听过有一个地方叫“猎人学校”,不曾穿过军装的人或许也看过以它为背景拍摄的影片《冲出亚马逊》,影片里的式训练至今还让人印象深刻。猎人学校地处委内瑞拉,是一所世界闻名的特种兵训练中心。来自全世界的顶尖特种兵,在这里经过近一年的猎人训练,有着高达80%的淘汰率。那里是特种兵都向往的,却也是的。在那里每个没有姓名、职务,也不分军衔,有的只是一个随机编排的数字代码,今天我们要认识的是14期的23号,史艳丰。

  见到史艳丰的第一面让我们很是意外。在见到他本人之前,我们想象着能从世界上以闻名的猎人集训中顺利毕业的他,应该像电影上的人物一样是个火爆耿直的硬汉。而且他的战友告诉我们,可能是因为长期处于高压状态,高度紧张,从猎人学校回来的史艳丰不仅身体消瘦,更为重要的是眼神僵直充满,还有点倾向。甚至当他刚回到家里时,母亲第一眼看到他都感觉“那不是我的儿子”。可我们见到的史艳丰,是一个沉稳、温和甚至有些羞涩可爱的军人,他身上平和的气度差点让我们以为自己认错了人。我们很难想象,在短短4年的时间里,他是怎么样完成了这样剧烈的转变。

  最尴尬的开始语言不通吃大亏史艳丰,1988年生,2012年2月至2013年1月被派往委内瑞拉参加猎人集训。史艳丰住进集训宿舍的第二天,“啪”一个瓦斯扔进来,没有任何通知,集训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开始了。教官把门锁上,在里面被呛了半天,门打开后听见教官在外面用西班牙语大喊着,史艳丰却只能听懂了两个字“出来”。他急急忙忙的跑出去,自己在外面愣了半天,却发现别人出来时都是背着背囊,挎着枪,全副武装。教官冲他大喊,“你为什么不拿?为什么不拿?”,史艳丰却依旧一副懵圈状态,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。旁边委内瑞拉本国的士兵,指着自己的身上的东西一字一顿的说,“这个,这个,这个,进屋”。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,自然是已经迟到,穿着单衣单裤被罚在满是石渣的上爬了一百多米。

  最让人寄颜无所的退出仪式,告诉自己那不是我要的来到这里的每个都有个很大的压力,那就是不能被淘汰,不想给国家。猎人训练开学典礼很简单,但退出的仪式却是很隆重,退出的要在全员面前读稿子“我不行了,我是垃圾,我是窝囊废,再训练下去我就要死了”之类的,念完之后将帽子摘下扔到中烧掉,意味着这个人已经死了,最后还要降国旗,这对每个军人来说都是莫大的羞辱。第二天会有专人在宿舍门口,在用绳子连着四个小棍儿中间的小上,刻上退出者的名字,相当于一个简单的陵墓。每天一个、两个、三个,随着退出的人的增多,上的名字也越来越多。史艳丰去的时候就从没想过要被淘汰,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毕业回来,不能让祖国蒙羞。他听说猎人学校有做拳头俯卧撑的传统,所以在委内瑞拉学语言的三个月,他每天用一个小时时间爬到学校附近山顶,然后下山每走一百步做30个拳头俯卧撑。因为不是水泥地,而是沥青之类的山,三个月下来手背破了好,好了再破,煤渣都镶到了皮肤里,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。

  最让人难以的养狗传统,我不是垃圾,我是中人!“垃圾,你个垃圾,你就是个没用的垃圾!”这可能是猎人集训中教官说的最多的一句话。,不给饭吃不让睡觉,集训时的教官会极尽可能的身体和心理,想法设法的退出,还会经常以“退出很好,退出就能吃面包喝牛奶”这样的话语刺激的神经。猎人有一个传统,就是走哪儿都会带着一条狗,们的身份永远比不上这条狗。狗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刺激的自尊心,狗能吃饭,不能,有时狗吃完,再把盆子端给人吃,狗犯错误,要受罚,狗受委屈,也要受罚。所有的当时恨得痒痒,有一个共同的愿望,毕业的时候一定要把那只狗杀掉。有一次饭前考核拔绳上,教官看咱们中国臂力还不错,很轻松的样子,便将狗系在史艳丰的背囊上让狗横跨在脖子上,下来的时候的史艳丰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,手被磨的稀烂而绳子被染得血红。

  最疼痛的磨砺,疼只是一种感觉,只待超越猎人学校的集训,以闻名世界。跳水坑等鞋完全浸透,再进行一夜拉练,脚都被磨坏了,再脱鞋在沙石上扛圆木走几公里,随后是一边浇冷水一边做圆木操,上下上下,一做又是一天一宿。到三餐的时候,还要进行考核,包括抓绳上等均是全副武装,一次达不到标准就没有饭吃,接着训练,下次吃饭的时候还要进行考核,体能跟不上没有通过,结果是依然没有饭吃,这就很容易形成一个恶性的循环,一次没饭吃,就一直没饭吃,一次没饭吃,就有可能最后面临淘汰。而史艳丰最惨的时候,3天左右没有吃上一口饭。猎人学校的军医管大伤大病,小伤小病是不管的,发烧也要照常训练,史艳丰当时的伤数也数不过来。一次训练结束后,脱掉靴子才发现四个脚趾盖已经没了。而在一次翻越高墙的训练中,雨后墙滑他从高处重重摔下,顿时感觉肋骨疼痛难忍,旁边的教官非但没有丝毫的,还在“垃圾,你就是个垃圾”,史艳丰忽的站立起来怒吼:“我不是垃圾,中人就是死,也要在战斗中死去!”强大的身体、压力会把人逼到了崩溃的边缘,集训中的史艳丰每时每刻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,不敢放松丝毫。在一次反恐教研的理论课上,教员说话很快,史艳丰根本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,心里越来越焦躁,呼吸也跟着越来越急促,感觉血液直冲大脑,开始在课堂里不受控制的嚎啕大哭,自己却根本不明白是为什么。后来被带到卫生所吸氧,又到学校周边兜风转了几圈,才渐渐恢复。

  最让人血脉喷张的毕业典礼,这一刻终于来了!2012年12年22日,对于史艳丰是刻骨铭心难忘的日子。这一天,他终于站在了特种兵的高山之巅,经历了一生中最让人血脉喷张的时刻。猎人集训最后的毕业典礼上,教官会将胸章使劲拍在的胸脯上,寓意着要将这些荣誉拍进你的心里,那时的骄傲也油然而生。当猎人学校的校长马丁·内斯上校和各教员用他们厚厚的手掌将“特战先锋”、“猎人勋章”等数十枚荣誉章重重的拍在史艳丰的胸肌时,因为力气太大有的勋章当场被拍碎。史艳丰大喊着“comando”(西班牙文,译为我是指挥官),用30个血洞和血液浸透的戎装,证明了中国特战队员的荣光。

  最让人瞠目的转变,我其实也是个内秀的人因为集训中的突出表现,回来之后的史艳丰被授予二等功,如今是特战一连的。我们到特战团的时候,他正在帮助连队的战士编排春节晚会的节目,我们惊讶于他的转变,而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他是一个有些“内秀”的人。史艳丰说自己平时喜欢弹吉他,是大学时候跟一位战友学来的。对现在的工作,他表示很喜欢也很适应,而且他并不是这里的唯一,特战团的个个都有着超强的军事素质。而他自己也认为体能素质是基础,更重的是思想意识和品质,要有为国家为人民奋斗的狠劲和毅力。史艳丰平时对连队战士很随和,他说训练的时候是个“小老虎”,休息的时候就可以像个“猴儿”,放假的时候他组织战士们打打游戏什么的,在会议室大家坐一排一起打游戏,刚开始感觉气氛有些怪怪的,但在无形中也拉近了大家的距离。说起这些的时候,史艳丰总是带着些许羞涩又很温暖的笑容。如今的史艳丰仍然有着一颗“猎人”的心,有着一腔热血,希望能将自己在国外学习到的东西更好的运用到中国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汗牛充栋新闻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