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大改名、九城造车、,科技资讯,恺英失联:游戏迷航

科技资讯 2019-10-20119未知admin

  文/罗大肥

  整整一年除了版号几乎别无可谈的游戏业,最近两周密集曝出大新闻。只可惜,与其说是过春天的萌生,不如说是对冬天的总结发言。

  先是久未露面的九城,说要投资6亿美元和贾跃亭一起造车。尽管如今九城的市值都不足1亿美元,更妄提流动现金;

  紧接着,曾造就当时最年轻中国首富陈天桥的盛大游戏,宣布改名“盛趣”。就算硬糖君对起名学并无研究,也觉得盛大就这么和那一堆“趣字辈”中小游戏公司并列,委实有些降级;

  而最令吃瓜群众奔走相告的,还是“贪玩蓝月”的老板跑了!准确的说,是收购了“贪玩蓝月”、号称身家66亿、上市公司恺英网络的控股股东、实控人,于3月29日晚,被恺英网络正式发布公告确认其从3月28日起失联。

  “诸神的黄昏”,几乎是所有国产游戏文案都爱用的梗。当游戏名、副本名、资料片名、技能名、武器名……都好用,听着就那么霸气又苍凉。但如今这个词可以恰如其分的被用在游戏产业自己身上,顷刻兴亡过手,人生几度秋凉。

  一年的冰冻之后,游戏业在春天迎来了洗牌时刻。而诸神的黄昏之后,新神将从何处诞生?

  曾经的王者们

  曾经辉煌的九城,严格来说并未撑到这波洗牌,就已经倒地读秒了。科技资讯

  随着“Red 5”团队的《火瀑》未能顺利商业化,九城从公司战略到资金链陷入了一团乱麻之中。如果不是在2017年碰瓷式起诉正在筹备回归A股的360,甚至都不知道这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还在搞游戏。

  但想当年,坐拥《魔兽世界》的九城,可是话语权最强的存在。一度火到各、爸妈,都举着九城和《魔兽世界》的案例“电子”的危害。

  当初,朱骏是从盛大的《传奇》里看到机会,有样学样从韩国引进了当时的3D巨作《奇迹》,才有了九城的迅速崛起。如今,九城改行造车,跑道都变了,盛大则决定改名改运。

  2019年3月29号,盛大游戏正式对外宣布更名为“盛趣游戏”,行业纷纷哀悼着一个时代的终结。

  在陈天桥最为辉煌的时代,盛大坐拥着盛大游戏矩阵500万日活用户,不仅是国内的游戏业龙头,也是最早搞成“生态闭环”的大佬,是中国泛娱乐产业圈最早提出要做“中国迪士尼”的大前辈。

  彼时,乐视还未成立,腾迅游戏的市场份额甚至连前5都进不了,还挣扎于重度游戏做一款死一款的尴尬境地。

  但流量时代到来,彻底标志着盛大的没落。

  当游戏的属性从娱乐性内容产品逐渐过渡成为了流量变现的载体时,盛大的生态玩法显然由高效成了低效。

  那几年,精明的美国人也了现象的本质,中概游戏股估值一跌再跌。随着业绩和行业地位的不断下滑,盛大回归A股之也是一波三折。

  就是在这一坎坷中,盛大不仅让出了行业龙头的地位,也退出了市场前5的竞争。直到现在,恐怕盛大手里所剩的还有价值的,就是《传奇》、《龙之谷》等牵动着玩家怀旧情感的IP了。

  据悉,更名“盛趣游戏”后的盛大将公司战略定位在了科技文化企业。具体如何搞科技、如何搞文化,其实还并未透露太多。

  陈天桥时代的盛大,其实早早就布局了游戏的各个衍生领域。无论是代表着产业链上游IP源头的“起点中文网”,还是代表着电竞、休闲游戏的“边锋”,都做得有声有色。现在游戏业五花八门的战略,细想还真没超出陈天桥在十几年前的操盘。而真正让这个商业传奇折戟而归的,也只有那次倾全力做的“盛大盒子”而已。

  现在的“盛趣游戏”仿佛又回到了起点。不同的是,当年的“盛大”是以游戏龙头的地位做泛娱乐衍生。而现在的“盛趣”,怕是寄希望于借助泛娱乐衍生重返游戏龙头的。

  同属当年游戏业TOP5的,还有完美、巨人和畅游。今天,除了畅游还在纳斯达克跟美国人较劲外,完美和巨人都已经顺利回归A股。当然,情况也都不算乐观。

  巨人的市值已经从最高的接近2000亿跌至不足500亿。完美作为本土研发的代表,又有影游联动体系的加成,市盈率也始终在20~25倍苦苦徘徊。

  在当下的流量时代,产品、运营都是锦上添花,真正雪中送炭的只有买量价格。当行业大唱次留、科技资讯五留、ARPU时,他们最关心的其实只是CPA或CPS。

  在这方面,完美和巨人简直同病相怜。市场做着做着,发现没量可买了,发现一个量卖到了2000块钱,竟然还有一半是假的。自家重金打造的产品无法推给C端用户,这相当于脖子被竞争对手给卡住了。当年的17173现在看来是友善的,虽然贵,但它还算。

  而当平台对流量的聚合价值凸显出来时,再搞平台就已经太晚了。所以完美和巨人,现在都只能作为腾讯的深度合作者维持整个游戏业务。只是研发实力强有用吗?并没有。

  行业曾经的第二梯队们

  一线的游戏领军者们尚且如此,就别提二线日,网上爆出A股上市公司恺英网络实控人失联,作为继任者,“贪玩蓝月”系列的缔造者金峰台前。

  最早,恺英和三七的战术相似,也是借助页游流量时代红利快速崛起的游戏业新贵。二者最大的区别只是买量的途径。

  在移动时代到来后,恺英和三七的差异化才开始出来。不同于三七继续深耕如何采用批发形式压低买量成本的“赚差价”模式,恺英重金买入的资产“贪玩蓝月”,几乎开创了一种新形态的吸量模式。

  这种吸量不是传统的广告式的,而更像是当行的KOL式的。

  和恺英网络同时起家的三七互娱,则找到了新时代的金主。在视频的流量能还未出现滞涨之前,三七贴片广告导量的模式仍然能继续维持。

  只不过,压力来源于越来越贵的买量成本和轻重适中的产品挑选成本。所以,三七互娱前一段时间把当年重金收购的重度MMO团队卖给了游戏新贵头条。而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财报,三七互娱现在的情况都比传统行业还传统行业。

  ,并在2018年财报中做了相应的资产减值提计准备。对于奥飞来说,可能还是K12的低幼IP搞起来更得心应手。守住了小猪佩奇和蓝猫淘气三千问,就是守住了未来的希望。这次折戟而归,归根结底还是流量时代争不到江湖地位,五到十年后,还是一条好汉。

  随着对于部委职能的调整完毕,科技资讯停摆了9个月的版号审批终于在2018年末恢复正常。但是,尽管恢复后的几个批次雨露均沾,各家都拿到了不定数量的版号,但终归还是有几分望梅止渴。

  资本市场低迷了大半年的游戏股们,对版号公布审批结果的渴望就像心脏衰竭等着肾上腺素一样。每次公布,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。

  除去政策因素影响,市场也在悄然变革之中。

  作为游戏评分领域的意见,各家厂商现在都开始重视来自TapTap的声音和预约下载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虽然TapTap的持续补量能力仍旧捉急,但预约量的规模已经不容小觑,至少达到了一线流量平台的规模。

  由此也可以看出,游戏业线得天独厚的优势项目,自己没搞成,竟然让TapTap搞成了。

  另一个显著变化是新形态流量市场的崛起。无论是之前的以贪玩蓝月为代表的KOL式推广,还是现在正火的比心陪玩APP及斗鱼单机板块,可以看出,市场上的流量,也呈现出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的态势。

  比心现在还没有做游戏推广,但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,涉足游戏广告是比心变现之上必然要走的一步。当聚拢了数以万计的陪玩群体时,它在付费用户领域的精准性是不言而喻的。而如何通过陪玩影响陪玩背后的金主,对比心而言,不仅是做收入,也是在打造产品的社交模型。

  而进入了2019年,继任者是“守护者”。其实,也可以把斗鱼的带量模式看作是一种KOL推广。不过有别于贪玩蓝月的强尬硬推,斗鱼的主播推广更具有“润物细无声”的两厢情愿感。

  现在看来,《绝地》对于中国游戏市场最大的影响是两点,第一是促成了又一次全民化的PC硬件升级,上一次这种体量的升级也许还是魔兽世界;第二是普及了Steam的账号体系。

  这让游戏开发者们欣喜若狂。因为,在打通了软硬件的血栓后,大家突然发现在Steam上试水小成本的游戏不仅可以挣老外的钱,还可以顺利挣到中国用户的钱了。

  在这个阶段进入更多的流量巨头是的游戏开发商们最乐于见到的。与其一潭死水,不如变革来得更猛烈一些。

  推荐阅读

  界表情包日提问:年轻人为什么离不开表情包?

  在第五个世界表情包日提问:如果不用表情包,你还能发信息么?详细>>

  搞的互联网人

  当代互联网人最大的,难道不是我在哪个厂,哪个厂风水就最好吗?详细>>

  独角兽也未能幸免,2019“阵亡”新经济公司大盘点

  这是新经济公司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详细>>

  十年前的今天,贾君鹏没有回家吃饭

  那一年,最年长的90后只有19岁。详细>>

  新闻热榜

  01

  搞的互联网人

  02

  中国互联网公司亏损能力排行

  03

  2019阵亡新经济公司大盘点

  04

  十年前贾君鹏没有回家吃饭

  05

  全民 “网红梦”,反噬年轻人

  06

  在快手上造飞机的人

  07

  半导体界的隐世老人

  08

  年轻人为什么离不开表情包?

  09

  自动驾驶测争夺战升温

  10

  Libra大战美国

  新浪科技意见反馈留言板

   欢迎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汗牛充栋新闻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